Sogofo宋工坊艺术策划                                                                                                                                              ——专注小微馆——

左权给夫人刘志兰的第四封信

发表时间:2019-06-29 08:06

左权给夫人刘志兰的

第四封信(1941年9月24日)

志兰:

  六月里及八一两信均收到,去年十二月的信也于近日收到,不知怎弄的担搁了这多日子。

  不久前有一批人去延,因不在家未写信给你,你可能在想着我忘了我最亲爱的人,其实大为不然。

  你的生活你的心情我是完全了解的,“北北”牵累着你,使你的学习与工作受了不少的阻挠,身体瘦了许多,但我总觉得你的急躁性还应有些改进,这不是降低你的求智心进步欲,而应更多的适合具体环境。否则只是光着急,结果或则造成身体很坏或则走到另一极端,悲观失望,自暴自弃等等,这都是不好的,你以为对吗?希勿以我故说漂亮话见责。

 你暂在保育院工作,给太北安放在恰当的场所,我没有什么不同意的。惟你的身体一天天的瘦弱,我较为担心。太北长大多了,已能走能吃东西,最好能很快的断乳,这于太北当不会有什么不好,于你的身体却非常必要,或者还可以提前入学,如何,希决断之。

  一年多的分别,我的一切是优势于你的,对于你的不舒适的状态不只是时刻记得,总是觉得难过,唯一的希望就是你如何能较快的脱离现在生活状态,恢复身体,进到学校里去。我并非不爱太北,但恐妨碍你过多也。对于你的学习热情我决意不加阻挠,虽不一定三五年,分别时的诺言是可以遵守的,你可不必担心。华北战局的严重形势还未过去,敌人此次扫荡晋察冀边区特别利[厉]害,其兵力之大、时间之久、所施手段之毒远非昔比。荣臻同志不仅日夜奔波,尤受累不少。现边区受敌重重封锁,腹地亦密布钉子,敌图化边区西侧为治安区,腹地为无人区,即以最凶恶的手段实行三光政策,并村等等,以遂其彻底毁灭我边区之目的。边区现已陷入极严重的斗争环境,困难也大为增加了,虽军队无甚损失,但地方工作及一切建设受损不少,恢复过去局面还有待极大努力与严重斗争。冀中冀南鲁西等平原地钉子更多了,公路也密布着,囚笼愈缩愈紧了,(即)其他山地根据地也遭敌人的蚕食不少,仅晋冀豫区幅圆[员]较大,今年来较为安静。但我们并不作任何乐观的估计,严重的扫荡与反扫荡战是不可免的,敌图改变我根据地性质的企图也不会放松的,一切均有待我们准备在极重极艰苦的环境中去战胜敌人。因此我就联想到在严重的战局中,女同志们大着肚子抱着小孩实不堪其苦。去年三次反扫荡时,已给我深刻的印象,你未遭遇这一情况,总算是不幸中的一幸事。现在有不少的大肚子的女同志们就怕敌人的扫荡,男同志亦担心着。汪月华(刘师长老婆)及陈叔廉均于去年三次反扫荡前后生孩子,听说都闹得很难受。小浦在半月前生了个女孩子,他们两口子都很高兴,其中原因之一就是还没有遇到敌人的扫荡。由此我也就更多的同意你暂留延学习,待战局的严重局势过去后再来前方。这是我现在的理想,因为在战局严重情况下并不能很好工作,也不能学习,还免不了要闹大肚子,这不是我怕麻烦或讨厌小孩子,而确是为着你打算。你相信吗?

  看到太北的像片(寄来的像片收到了)及你对太北的描写,那样活泼可爱的孩子,更增加了我的想念。时刻想着如果有你及太北和我在一块,能够听到太北叫爸爸妈妈的亲恳声音,能够牵着她走走,抱着她玩玩,闹着她笑,打着她哭一哭,真是太快乐了。可是我的最亲爱的人恰在千里之外,空想一顿以后,只得把像片摆出来一一的望着。对于太北,由于有妈妈妥善的抚养,是很幸福的,做爸爸的也占[沾]了光,但也决不会忘记。现太北大病初愈希望很好保育,做爸爸的只要一有可能,绝不会忘记应尽的责任的。

  志兰亲爱的,我最担心的是你的身体的瘦弱,太北完全可以断乳了,应决意断乳,否则身体不易恢复。在另方面你总觉得自己落后落后,比不上任何人,以致精神上受刺激,生活上不痛快,也影响了身体的瘦弱,这值特别的注意。这些不恰当的估计,过分的忧虑是没有必要的。你还在不断看书自习,有时还能听课,也参加了一些工作,自然会有进步的。我自然不是鼓励你满足于现状就完了,或不愿意你多学习,而是不要只消极的看到一面,估计过低,给自己多受无意痛苦,影响身体、影响脑力。事实上你仍在不断进步着,不过不及专门学习进步的速度罢了,这是恰当的估计。现太北已长大了,快可脱身,学习的机会快到了,你应更多的快活,好好的注意身体,勿给我更多的担心。如果身体及脑子弄坏了,就是想学、有学习的机会也是枉然的,望你相信我的话。

  我的一切你无须挂念。今年来环境较为安静,看书较多,但繁琐事情每日总是不得脱身,无法安然学习,进步仍是很少。身体还好,在六月间闹过一次痔疮病,内痔没有割,稍事医治休息后也就好些了。现□□□□□月间闹过一次牙痛,约有半月之久。后来□□□□年拔牙的结果,一样还是没有拔出来。我间或还有些痛,但不要紧,只要自己当心一些就没有问题。我们的驻地虽狭小一点,经修整后较砖壁还好,院子里种了许多花,周围种了许多菜,还有不少果子,洋菊花已开了三个月了,现还未完,大批菊花、牵牛花等,开得甚为好看。可惜的就是缺兰,而兰花是我所最喜欢最所爱的,兰恰离开我在千里之外,总感美中不足。每次打开门帘,见到各种花的时候,就想着我的兰,我最亲爱的兰。如情况无甚变动,不离开现驻地时,准备明年更有计划的有秩序的组织院子里的花园。

  志林很好没生病,就是没有长高,学习甚努力,有不少进步。在他们一群中,他的学习算不错的一个,现他们的工作人员增加了不少,每人每天只有六小时工作,其余时间均可用作学习。他经常到我处来借书看,工作也很安心,党的生活更有进步。

  由于敌人的封锁,物价也高涨了,盐已卖到五元多钱一斤(这是特殊的),其他日用品的价格亦较前贵了不少,生活较前困难多了。

  买给北北的两件夏天衣服早就买就了,没有妥当[人]带故,延至现在。衣服大了许多已改了一次,剪小一些,但还是大,大概明年还不能穿。作的夹大衣及棉大衣或许可用。帽子恐小了。那张绿色的绸子色不甚好,可作里衣裤穿或替北北做一二件小衣裤也可以,随你处理。其他几样日用品希妥留用。听说延安近日物价特别高,以后购买将更不容易。北北需要的营养品还没找得,白糖在根据地里已早买不到了,禁止入口,那包糖果是别人送的,没有吃。寄你法币贰拾元,以后有稿费时再寄。无钱的时候可以向认识的同志借用。我得一点力弗肝,是补血的,你可用,如何用法可请教请教医生,但须注意多吃几天后大便会干燥固结,多喝些水也就可以好些。这类药我曾吃过一些,感觉有些益处。

  外来的医生既非共产主义者又非“红色”医生,爱钱爱面子高傲等等是他们的固有作风。有了病必须找医生,就是低低头,只要救得人好,也是必要的。在这问题上,发挥“高傲劲”是[不]必要的,要吃亏的。北北的急性痢疾是极危险的事,没有侯大夫的医治是很难想像[象]的。你看到侯大夫的时候,请代为道谢几句。前托郭述申同志带给你的一包东西(内有信、几张花布,有几件衣服的),听说没有失,还是转到延安去了,收到没有,望告。

  不写了,希多写信给我。

  志兰,亲爱的,祝你

  快乐健康!

叔仁

九月廿四日


  注  释

  ①即聂荣臻(1899—1992),四川江津人。当时任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②指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解放区极其野蛮地实施烧光、杀光、抢光的政策。

  ③是日本侵略军妄图消灭敌后抗日武装和摧毁抗日根据地的一种残酷政策。它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辅以封锁沟、墙,对抗日根据地军民实行网状压缩包围。

  ④即汪荣华,1917年生,女,安徽六安人。当时任八路军一二九师随营学校政治教员、政治指导员。